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织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刘总兵贪功击奴

第四十八章:刘总兵贪功击奴

        辽东总兵刘肇基在接到蓟辽总督洪承畴的军令后,立时决定救援,得知这一消息后,他营中的众将士竟齐声欢呼。

        刘肇基的军中将士家属大多居住于松杏各堡,而因战事波及,除了少数避往塔山、宁远等更为安全的地方,余者大多都躲进松山与杏山,以及周边各堡。

        他们由人及己,都想到了各自身边亲人,不由士气高涨,且自大军过了高桥后,一路也逼退不少奴贼哨骑,更是斩首七级,这也给他们壮了胆略。

        更为可喜的是,此刻围攻杏山的鞑贼不过万余人,其披甲奴更是只有数千人,而自己营中便有近万战兵,其中光骑兵就要近三千人。

        若是再加上杏山的守兵数千,还有后续赶来的宣镇杨国柱部万余兵马,就算不能将这些鞑贼消灭在杏山城下,与之相持到全军开来还是没有问题的。

        因此,近万将士都想趁此机会,既能救得亲人平安,又可立些军功在身,随着总兵刘肇基的一声命令后,大军滚滚,向前方杏山堡奔去,带起烟尘漫天。

        高桥到杏山不过十八里的路程,一出高桥,四野便多为平川河流。

        此时己是午后,热浪滚滚袭来,放眼望去,到处皆是大片撂荒的土地,偶有小块耕种的田地,也被来犯的鞑贼毁坏,到处光秃秃的,不论山上山下,几乎都难以见到绿色。

        长年的干旱,昔日波涛滚滚的大河,现在却连小水沟都算不上,土地也晒得干硬,不过倒是方便了大军的行进。

        大敌当前,刘肇基丝毫不敢怠慢,他指挥着两个步营展开,更将所携战车营排布在阵前,又分出两路骑兵护在步阵两翼,还派快骑前往杨国柱部,催他尽速上来接应自己。

        刘肇基麾下以迎战阵列展开后,众军将顶着烈日的暴晒,往杏山堡方向逼去,他们个个汗流浃背,衣甲湿透,却不敢稍稍轻慢,只保持着严整的战阵。

        一路前行,明军哨骑已与虏骑展开近距搏战,刘肇基接连派出大队家丁精骑,才将奴贼侦察线压得不断往后退缩。

        刘肇基领大军结阵才过了七里河,就接到前方传回的消息,由于他们浩浩荡荡的前行,且阵列严整,鞑贼见援军势大,又无机可乘,便悄悄撤了围。

        鞑贼全军集结于杏山北数里处的大道旁临时营地,却不退去,他们反而派出更多的哨骑,似乎想要试试明朝援军的真实战力如何。

        成功的解了杏山堡的围,也算是大功告成,刘肇基军中欢呼声响成一片,他也立时派人去向蓟辽总督洪承畴告捷,并将此间实情禀告。

        同时,刘肇基却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自己领大军严阵以待,却未发一矢一炮,就轻松解了杏山之围,如此,离自己想要得到大功的愿望可就差得远了。

        他放眼往自己麾下众将士望去,皆是如此神情,连兵卒小军都个个面有憾色,军中几个副、参、游各将更是连呼不过瘾。

        众人纷纷建议,趁此军心甚锐之际,就应该赶上前去与杏山北的鞑贼展开激战,斩获一些首级才是真的。

        刘肇基虽也有此心,但毕竟感到多少有些行险,他犹豫好久,终是激不过身边众将官的劝说,决定与鞑贼一战。

        继续前行道离杏山堡北门只有一里时,驻守杏山的防营副将郑一麟见奴军退走,也抽调两千人马出城与大军汇合,内含骑兵六百余人,有了增援,众人更是胆壮心齐。

        于是大军集结列阵,就向鞑贼驻营所在进逼而去,仍是步军推动两轮轻车居中,骑兵分开护在两翼,缓缓前进。

        就在刘肇基部明军距离鞑营不到三里远时,那边号角声突然四起,却是他们远远瞧见明军大队逼来,也在营外展开了迎战的队列阵势。

        双方大军前行,不断靠近,刘肇基望见前边右面不远处有一片低矮的山石坡地,他急忙喝令麾下骑兵迅速抢占该地。

        然后,他布置骑兵策马驻于山上,步兵以战车结阵于山脚下的旷野中,而另一队骑兵则在外围游弋,如此,便可攻守兼并,占尽地形地势之利。

        烈日下,帅旗之旁,刘肇基策马立山顶上,俯望着鞑贼的阵列,只见他们阵中一片旗海。鞑贼军阵前面,密密麻麻的盾车排成一排,盾车后面,尽是穿着红色,或是红色外镶白边盔甲的鞑子骑兵。

        “哼!”

        他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

        只见远处的奴贼推盾车在前,后面是他们的弓手,其中又有死兵与锐兵的区分,这种把戏,自己可是太熟了。

        他转过视线,看了看自家的阵地上,不由心中大定。

        明军的布置,设了一些简易的拒木于阵前,随后是战车,车上装备了小佛郎机和火箭,还有许多百子铳等火器。

        后面的步军阵中,长枪大刀盾牌,结成密实的步阵,居高临下,背靠山坡,易守难攻,何况后方还有骑兵守护。

        更为重要的是,自己麾下众军士,大多都有过于奴贼作战的经验,对鞑虏的战法可谓了如指掌,只要军士们胆壮心齐,此战以多敌少,更是占尽地利,未必不能大胜,立下雄厚的军功。

        一时间,刘肇基的心中不由大为期盼起来!

        号角声阵阵传来,鞑贼的盾车也在缓缓向前,他们好像在节省力气,并未发力猛推,看那样子只有在最后冲阵时,才会猛推急进。

        盾车越推越近,看他们的盾车,其下面有轮子,前面是厚实的木板,皆铺盖着厚厚的皮革棉被等物,以此来遮掩对面射出的弓矢、铳弹。

        不过,刘肇基却是心中不屑,就算盾车前面的木板上铺就了皮革和棉被,凭自家战车上的小佛郎机与大百子铳,一样可以打穿这些盾车。

        达贼阵列越逼越近,明军阵地上雅雀无声,严阵以待,各将的亲卫与家丁们,也奉命巡弋,提醒步营将士,未得中军号令,不得无故擅自开铳、开炮,违者就地斩首示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