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娘子回家吃饭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占便宜

第十一章 占便宜

        已经决定要离开彩虹村,何小乔有点小兴奋,又有点舍不得。

        晚上的时候何小乔做梦,梦到自己走在前世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手里正拿着个烧饼在啃,结果吃一半发现那烧饼居然长出了五官成了一张人脸,仔细一看似乎还很眼熟,于是何小乔犹豫了下,果断把那张烧饼叠吧叠吧叠小了一把塞垃圾桶里去了。

        没想到那个垃圾桶却突然碰的一下炸开,然后一个长相惊艳绝伦却顶着一脸黑芝麻的古装美男从里面走了出来,深情款款的朝她唤了一声:娘子。

        何小乔还来不及反应,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接着是咔嚓一道亮光闪过,下一秒她整个人就都让铺天盖地的黑芝麻粒给活埋了……

        有鉴于此,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何小乔看着手里的烧饼,再瞧瞧江封昊的脸,想了想,最后果断换了香菇小米粥吃。

        吃过早饭,何小乔拿了二两银子去找里正夫人,托她帮忙照看一下竹屋,之后便把昨晚收拾好的简单包袱背上,难掩兴奋的和两手空空的江封昊踏上了外出闯荡的征程。

        两人走了一天的路,翻过大山跨过大河顺便斗了恶龙……呃,斗了不长眼的狼群,最后终于赶在天黑前抵达最近的桃花镇。

        在镇东的小面摊上吃了碗馄饨面,说到找客栈的时候,何小乔却是死活赖着不肯走了。

        虽然她也常在山里走动,但像这样一走就是一天还不带休息的,她脚上早就按耐不住的磨出了好几个亮闪闪的大水泡,偏偏鞋子还不好当街脱掉,一蹭到就各种钻心的疼,这时候让她走路简直就是要她的命。

        “不行,我走不动了,你还是让我死在这里吧。”

        “那怎么可以,”江封昊见她乱没形象的整个人挂在桌面上装死,趁机坏笑提出建议:“既然娘子不想走,那不如为夫背着你?”

        顺便可以揩揩油吃吃豆腐神马的,多美好。

        何小乔看了眼被他甩在肩上面目狰狞的野狼尸体,再瞧瞧自己还算完好的两只脚,在心里权衡了下,最后果断大摇其头,“……我还是自己走吧。”

        因为两人都不是愿意委屈自己的人,所以找的客栈都是较为干净宽敞的。

        江封昊一手搀扶着痛得龇牙咧嘴的何小乔,一边将手里的银子啪一下拍到柜台上,忒有大爷范儿的吩咐道,“两间上房,要安静点的,另外再送一些热水上去。”

        掌柜的原本还在担忧江封昊长相磕碜会影响生意,但看在钱的份上只好忍下了,二话不说招来一脸嫌弃的的店小二为他们带路带路。

        何小乔也没空去计较掌柜跟小二狗眼看人低,进了房里,把门一关,二话不说先把鞋子甩开,一蹦一跳的坐到床上,捧着肿了一倍有余的两只大脚丫无声哀嚎。

        他奶奶的,在古代就这点不好,交通不发达是硬伤啊。

        以前出门到哪儿都有各种代步工具用,方便不说,速度还快,结果到这里就只能靠最原始的11路公交车龟速移动,走那么远路,脚都要废了好嘛!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穿越到魔法世界,起码人家那边有个回城卷轴可以用。

        何小乔正在哀怨,门口却冷不丁传来敲门声,接着就听到江封昊在外面喊道,“娘子,是我。”

        “来了。”何小乔左右看了看,懒得把鞋子穿回去,索性直接光着脚走过去开门。

        “干什么?”

        江封昊勾了下嘴角,将一个圆滚滚的大肚瓷瓶在她面前晃了晃,随后自顾自的绕过她走到房里,大喇喇的在桌边坐下,“药铺里买的伤药,虽然不是什么极品,用来涂抹一般伤口还是可以的。”

        话说着,他又看了一眼何小乔缩在裙子下通红发肿的脚面,眉心微微拧了下。

        恰好这时候店小二将热水送了过来,江封昊便顺理成章的起身挡在何小乔面前,替她遮住双脚的时候快速的接过水桶,再碰的一下将还在探头探脑的店小二给关在了门外。

        何小乔并不知道这时代女人的脚是不能给外人看的,所以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就是觉得江封昊有点莫名其妙。

        “先把脚泡一下,等弄破水泡,再涂上这个药。”

        打发走了店小二,江封昊用手试了下水温,把水提到何小乔身边,示意她在桌边坐下,然后他自己跟着蹲下身,似乎是犹豫了下,然后探手去抓何小乔的双脚。

        “等等!”何小乔迅速把脚一缩,让江封昊扑了个空,见他看向自己,不无尴尬的解释,“那个……我自己来就好。”

        不是她矫情,也不是在害羞,只是一向独立惯了,不喜欢与人太过亲近,再加上自己有手有脚的,也不想麻烦别人。

        江封昊的举动无疑让她感到很别扭。

        “那好吧。”既然她抗拒,江封昊也就不坚持了,站起身将药瓶塞到她手里,叮嘱道,“记得先把水泡挑破再上药,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何小乔忙不迭的点头,“嗯嗯,我会的。”

        江封昊想了想,从怀里拿出几个碎银子,摊在手上递给她,“这是刚才卖了狼皮和狼肉的银子,你收着吧。”

        何小乔有点意外,却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的把银子推了回去,“还是你拿着吧。狼是你打的,卖的银子自然归你。”

        她都没出半点力气,没资格分赃。

        江封昊挑挑眉,别有深意的看了何小乔一眼,随即干脆利落的把银子收了回去,不忘笑眯眯的补充,“既然娘子心疼为夫生活不易,那么这私房为夫就收起来了。天色不早,早点休息吧。”

        何小乔正在发愁要怎么弄破脚上那几个大水泡,闻言头都没抬,只是象征性的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从何小乔房里出来,江封昊并没有回自己房里,而是趁着夜深人静,直接飞身上了屋顶,在桃花镇上空绕了一圈,终于在最外头的一座牌坊上找到了熟悉的简笔画图案。

        总算那群家伙还不笨,知道顺着他留下来的记号往这边找。

        江封昊哼了两声,忍不住洋洋得意。

        结果等他看完上面要表达的意思,脸马上就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拼,“……格老子的!脑袋里都长草了是不是!直线往东……往东个屁啊!就不知道拐个弯往山里找一找吗!”

        怪不得他之前放出去的联络信号都没人回应,敢情那帮二货根本就没看到,直接走官道朝东边去了!

        江封昊痛心疾首的想着,这简直就是……简直就是猪一样的队友啊!

        黑着脸掉头回客栈,江封昊默默的在心里做了个决定:等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群脑袋长草的饭桶手下给赶回去重新体验一把什么叫做魔鬼训练,看他们还敢表现的这么猪!

        第二天天刚亮,何小乔就把死赖着不肯出门的江封昊撬起来了,两人将住宿的银子结了,准备重新上路。

        昨天两人到镇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故而没什么人看到江封昊的模样,这会儿才是早上,太阳明晃晃的,照得他一张脸更是史无前例的丑。

        几乎是江封昊走到哪儿,哪儿就能瞬间空出来一大片地方,大伙儿看他的眼神就跟大白天看到鬼一样。

        江封昊却是自我感觉良好,忒淡定的目不斜视昂首挺胸走自己路,最后还是何小乔实在受不了别人拿‘这姑娘是瞎子吧’的表情看她,咬牙掏钱买了顶带纱幔的斗笠,硬逼着江封昊戴上,这才感觉舒坦多了。

        中途两人路过一家成衣铺,江封昊坚决表示自己想去买件衣服,何小乔想想自己也只带了那么一件衣服换洗,到时候要遇上阴雨天气铁定会杯具,于是想了想,便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两人进了成衣铺,势利眼的店小二直接就把打扮朴素的何小乔忽略了,目光移到江封昊身上,见他取下斗笠,原本尚带着几分期许笑容的脸瞬间僵住,两眼一瞪,干脆噎住了。

        何小乔瞬间觉得大仇得报各种畅快——你大爷的,不是狗眼看人低么?活该你丫被吓!

        江封昊把斗笠往柜台上一扔,抬头瞥一眼店里的衣服,脸上立刻明晃晃的挂满了嫌弃,“剪裁如此拙劣,也敢号称江南第一?真是可笑。”瞟一眼店外挂着的木头牌子,江封昊眯起双眼,碰的一掌拍在柜台上,再移开时上面便多了个清晰的掌印,何小乔跟店小二看得眼睛都直了。

        “你们掌柜呢?让他出来!”

        “客……客官稍等,小的马上去请掌柜的,马上!”

        店小二本就欺软怕恶,被江封昊满含威胁意味的一瞥,当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唯唯诺诺的去里间请掌柜了。

        何小乔侧眼看看气场全开的江封昊,差点都要给跪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冠绝全天下,威武冷酷堪比城管一哥的富二代恶霸么?真是够他妈的嚣张,霸气侧漏啊!

        ……

        从成衣铺出来,两人身上都是焕然一新。

        江封昊选了一身素面镶白边的天青色长袍,腰束一条银色云纹腰带,头发高高的挽起,如果不看脸单看背影的话,那倒三角的美好身材倒是秀色可餐的让人控制不住想将其压倒各种猥琐。

        至于何小乔,因为江封昊说店里的女装都不适合她,所以她最后干脆选了一身和江封昊颜色相近的利落短打,头发也用布巾麻溜的包了起来,露出白皙圆润的小脸。

        若不细看,站在身高腿长的江封昊身边,她勉强也算得上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书童。

        何小乔掀桌,难道她就是个当书童的命么!

        “公子,您二位请慢走,慢走。”

        成衣铺的掌柜不停的擦着汗,一路送祖宗似的把两人送到门口,见江封昊似乎还面带不爽,连忙又赶上来说了两句好话。

        何小乔一路云里雾里的看着这一切。

        明明一开始那成衣铺的胖掌柜还很是仗势欺人,甚至威胁他们两个若是再赖着不走便要去告官,结果江封昊冷笑着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那掌柜立刻变的面色如土浑身颤抖,再没了原来的嚣张模样。

        坦白说,对于江封昊的真实身份,何小乔现在简直好奇得不得了。

        “行了,不用再多说。”江封昊低头瞧瞧身上的新行头,随即不耐烦的朝还跟在他身后的胖掌柜赶苍蝇似地挥了挥手,“只要有本……本大爷在,你这铺子一时半会儿还关不了门。”

        瞧这高贵冷艳的范儿,不知情的还真以为这成衣铺他家开的。

        “是是,那就多谢公子关照了,您二位请走好。”胖掌柜连忙点头哈腰。

        一旁围观的何小乔看似淡定的,其实内心已经在各种斯巴达的掀起滔天巨浪了——这真特么太戏剧性了有木有!

        “别再跟上来了,”示意何小乔跟在自己身边,江封昊将几块碎银子丢给胖掌柜,顺口丢下一句威胁,“不然惹恼了本大爷,你这铺子……”

        话没说完,胖掌柜立刻脸色苍白的拉着还在看热闹的店小二躲回铺子里去了,消失的果断而且彻底。

        等胖掌柜一消失,那个高贵冷艳霸气侧漏的江封昊也跟着不见了,此刻的他眉开眼笑的模样简直就跟哈小二转世一样,贼贱贼贱的。

        “娘子,我们快走吧。不然一会儿那胖子反应过来就糟了。”

        纳尼?

        “你你你……你刚才做了什么?”

        江封昊伸手过去,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前走,嘴角却是控制不住的往上翘,“先别问,赶快跟为夫跑路,不然咱们夫妻两就得去牢里当亡命鸳鸯了。”

        神马?吃牢饭!

        何小乔心里一惊,回头望望不远处的成衣铺,生怕刚才的胖掌柜会突然冲出来喊抓贼,连忙抓紧包袱跟在江封昊身后死命往前跑。

        两人一路狂奔,等出了桃花镇,确定背后没有追兵,何小乔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无恼怒的质问身边的罪魁祸首,“你刚才到底都跟掌柜的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那么怕你?”甚至还闹到要坐牢那么严重。

        “这个嘛,其实什么都没有,”江封昊将两手一摊,一脸无辜,“我就只是扣着他脉门施压,然后告诉他要是不好好招待我们,今晚就把他铺子给烧了而已。”

        何小乔傻眼,就……就这样?就只是威胁要烧铺子而已!

        江封昊像是没看到何小乔严重扭曲的脸一样,还忒自豪的拍了拍胸口,用求表扬求赞赏的眼神看着她,“怎么样?一两银子就买到两套衣服,为夫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个锤子!

        何小乔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你一向都这么威胁别人占便宜的吗?”

        “哪里,哪里。”江封昊喜滋滋的秀出两排白牙,得瑟的尾椎都要翘起来了,“只是偶尔,偶尔罢了。”

        “……”

        偶尔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