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娘子回家吃饭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找上门

第两百四十八章 找上门

        第二天早上,白首在暖春阁吃过饭,将何小乔给的图纸折好往怀里一塞,大摇大摆出宫去了。

        同一时刻,一身素淡白衣的呼延素心也正好出现在王府门口。

        身为一名身份高贵的公主,叫门这种事自然轮不到她去做,所以呼延素心从马车上下来后便站在原地静止不动,只手优雅地搭在贴身婢女肩上,嘴角含笑看着同来的丫鬟上前和门口的侍卫沟通,懒洋洋地等着府里的人把自己迎进去。

        旁边经过的几名路人都在盯着她看,两个上了年纪的大妈显然认出了她是谁,凑在一起对着她指指点点嘀嘀咕咕,呼延素心头都没抬一下,依旧保持面带微笑高贵又亲民的模样,半点不为所动。

        直到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并附赠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

        “妖女!”

        手上抓着的丝帕被震得轻飘飘落了地,呼延素心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一双怒气勃发的蔚蓝眸子。

        洪方双眼瞪得跟铜陵般大,大胡子乱糟糟地往上翘,猛眼一看就跟钟馗下凡似地。

        好几个月没见着江封昊跟何小乔,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糙爷们始终认为自家王妃就是让呼延素心害死的,暴走之余仇恨值也跟着破表,简直恨不能立刻就把呼延煦兄妹两都打包剁碎团成肉丸子端到两位主子面前谢罪。

        此刻见了一身白搞得跟奔丧似的呼延素心,新仇旧恨那是一起涌上心头,二话不说便抽出随身宝刀,怒红双眼声如洪钟咆哮出声,“你居然还敢到这里来,看我不杀了你!”

        话说着,也不等呼延素心反应过来,挥刀就朝她砍了过去。

        柳一刀得了通知,原本正打算把人打发走,没想到刚迈出门槛就看到洪方意图行凶,连忙出声阻止,“住手!”

        这小兔崽子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真要在这里杀了呼延素心,他以为他能全身而退?

        洪方持刀的手僵在半空,回头见是柳一刀,立马讪讪地收回手,“柳叔……”

        “之前跟你说的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就为了图个一时痛快,你想让家里老婆孩子都跟着你一起遭殃吗?”现如今大燕跟西元还没撕破脸,要是呼延素心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那不就正好给了西元一个发兵的绝佳机会?这兔崽子到底还能不能让人省心点了!

        洪方傻眼了,下意识反驳,“我……我没有……”

        柳一刀瞥他一眼,重重哼了一声,也没打算跟他多说,转身看向花容失色的呼延素心,神情冷淡地拱手作了个揖,“常宁王府管家柳一刀,见过三公主殿下。”

        “柳管家不必多礼。”已经回过神来的呼延素心点了点头,松开紧抓着丫鬟细腰的那只手,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本宫还得多谢柳管家方才出言相助,不然本宫今日可能就身首异处了。”话说着,突然抬头瞥一眼被拦在不远处正对她怒目而视的洪方,单手拍着胸口做惊吓状,暗地里却又朝他抛了个媚眼,撅着红唇娇声道,“没成想世上居然还有如此残暴不懂怜香惜玉之人,可真是吓死本宫了。”

        “……”去你妹的怜香惜玉!

        洪方脑门上青筋爆起,差点又没忍住想拔刀杀人。

        柳一刀眉心皱了下,看着呼延素心的时候眼底分明带着三分狐疑,“不知公主殿下今日到来,所为何事?”

        “没事就不能来吗?”呼延素心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弯腰捡起之前掉在地上的丝帕拍了拍,见柳一刀神色稍冷,门口的侍卫更是跟洪方一样有志一同的仇视着她,这才不慌不忙改口,“骗你们的,瞧把你们紧张得——你们王爷现如今可在府中?本宫有要紧事要与他商议。”

        柳一刀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洪方就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吼了过来,“你是什么身份?王爷也是你说想见就见的?赶紧给我……”

        ‘滚’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后脑上就挨了柳一刀恨铁不成钢的重重一巴,“闭嘴!”

        “……是。”原本还气焰嚣张自诩能主持人间正义的狂暴战士立刻蔫成无公害柔弱小白兔,无限委屈地摸着后脑勺退到一边去了。

        呼延素心挑起了细细的柳眉,上下打量着洪方,就差没啧啧两声表示惊讶。

        柳一刀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不咸不淡地开口,“公主殿下来的不巧,家主此刻并不在府中。”

        “哦?出去了?”目光朝有意无意地往身后某个地方瞟了一眼,呼延素心继续问道,“那他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家主做事向来不许下人多问,故小人并不知王爷归期。”

        “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呼延素心还未表态,她的贴身丫鬟就率先发难了,“我们公主千里迢迢来找贵府王爷商议要事,你们做奴才的百般刁难不肯通传一声也就罢了,甚至连该有的礼节都没有,这难道就是贵府招待客人的方式吗?”

        被她这么一抢白,众人仇视的目光立刻由呼延素心那边转移到她身上,其中尤以洪方眼神为最——只是沉下脸瞪大双眼,再加上满脸的络腮胡,怎么看怎么像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强盗。

        那丫鬟话刚说完立刻就后悔了,在洪方目眦欲裂的瞪视下煞白着脸浑身发抖倒退了好几步,要不是有呼延素心在后头扶了她一把,怕是早就跌到地上去了。

        柳一刀被一通数落,表情却是变都没变,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姑娘言重了,并非我等不肯通传,实是家主不在,想要通传也无处去。至于招待客人的礼节……不知姑娘有什么好的建议?”

        那丫鬟瑟缩了下,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的目光瞪视,嘴巴张了半天,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呼延素心见状,很是明显地叹了口气,将人往后一推,笑盈盈地站至前头,“下人们不懂说话,以后本宫自会严加管教,还望柳管家莫要介意才是。”

        “公主言重了,小的不过是个下人,根本无从谈介意不介意。”话虽如此,柳一刀脸上却是明明白白的写满了不痛快,摆明了就是要告诉她:你的人没素养,老子就是看她不爽,“只不过我大燕跟贵国人情风俗略有不同,理解行事上未免有些偏差。而且家主性子火爆,有时候一句话听不得就会下狠手——所以还望公主身边的人以后言行举止方面多注意着一些,不然哪天醒来突然发现舌头没了或者脑袋不见了,那可就大不妙了。”

        话说着,还格外有深意地瞥了方才出声的丫鬟一眼,就见她身体抖得跟筛糠似地,面色发白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鉴于呼延素心今天是低调出行,随行的除了两名丫鬟,就只有一名车夫并两名西元侍卫。

        听到柳一刀这明显威胁的话,那两人俱是一脸的怒意,几次想亮兵器叫阵,却苦于形势比人强,敌我双方人数对比太悬殊根本打不起来,再加上他们今天出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保护呼延素心,为避免连累她,所以到最后只好咬着牙,生生把这口恶气咽进肚子里,不敢多说半句。

        “原来如此,倒真是本宫的不是了。”

        洪方几人原想着受了这番侮辱,呼延素心定会立刻甩袖离去,没想到她是变了脸色,也看得出来笑得勉强,但却怪异的没有退缩,反而表现出越挫越勇的劲头来,“不过本宫今日来确实是有要事商议,若贵府王爷眼下不在,那可否请王妃与本宫一见?”

        拦下因为她这句话又鼻子喷火激动得想吃人的洪方,柳一刀眼里不由带上了一抹异样的神色,“还望公主谅解,我家王妃目前抱恙在身,恐不适宜见客。”

        “呀?病了?”呼延素心一脸惊诧,仿佛已经全然记不得那日在云裳斋的事,“那可有请御医来看过?”

        柳一刀眼都不抬一下,敷衍道,“劳公主挂心,御医已经诊治过了。”对于结果却是没有多说。

        呼延素心也没再追问,抿嘴一笑柳腰轻摆,当真风姿卓越,“如此一来,本宫就放心了。”

        柳一刀没有回应,只是垂首回以一礼。

        洪方当啷一声将钢刀摔到地上,重重地从鼻孔里喷出一口气,须发皆张活像一只正在发怒的大狗熊,“放心?哼!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才对!”

        不管是柳一刀还是呼延素心,全都选择忽略了他这秀智商的话,转头又各自虚情假意地攀谈起来。

        呼延素心的目的很简单,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进到王府里去,至于到底是不是能见到江封昊跟传闻已死的何小乔,并不在她的预计之内,“听说常宁王很是敬重柳管家为人,今日本宫要说的事,其实让柳管家代为转告也并不是不可。”

        柳一刀诧异的看她一眼,脑子里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等大体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顿觉得好笑不已,“敬重之事只是误传罢了,小人可不敢妄自菲薄——若公主觉得此事可与小人一说,小人倒是完全可以代为转达。就是不知,公主所谈之事为何?”

        “大街上说不方便,”呼延素心直视他,拿帕子在领口处扇了扇,“怎么?柳管家还是不肯请本宫进去一坐吗?”

        “是小人怠慢了。”柳一刀心中已经有了计较,闻听如此,倒是很干脆认了错,面带微笑侧身让路并朝她比了个‘请’的姿势,“还请公主随我来。”

        “有劳柳管家了。”呼延素心朝他一笑,由丫鬟扶着,大摇大摆地在门口侍卫的瞪视下迈步跨进了王府大门。

        洪方一脸难以置信,下意识想冲上前拦住她,却让柳一刀眼明手快挡了下来,“不得对公主无礼!”

        “可是柳叔,她……”那个毒妇害得王妃到现在都生死不明,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入主王府?就算她只是来看看也不行,王妃若还在的话,肯定会嫌她脏了地方,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看来柳管家还有事要处理,那本宫就先在这儿等着。”呼延素心相当体贴的甩下这句话,随后便无比熟练地寻了处阴凉的地方坐着,兴致勃勃地看着随时准备对掐的两人,脸上则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对了,不用顾及本宫,你们继续——需要本宫给你们当裁判吗?”

        柳一刀:“……”

        洪方:“……”

        卧槽这种要命的即视感到底是肿么回事?为什么记忆里似乎也有那么一个人和她一般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