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娘子回家吃饭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八章 取名这种事

第两百七十八章 取名这种事

        拗不过何小乔的强硬,再加上她说的确实又道理,所以最后江封昊还是妥协了,只让奶娘平日里帮着照顾孩子,喂小哥俩喝奶的事就交由何小乔自己亲力亲为。

        何小乔对这个决定表示很满意。

        左右看了看两个儿子,何小乔心里美得冒泡,往后挪了挪靠在墙上,解开衣服在奶娘的指导下尝试给他们喂奶。

        新手上路难免手忙脚乱,好在最后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总算把小哥俩给喂饱。之后又和江封昊人手一个,学着轻拍他们的背哄他们睡觉。

        大约是刚吃饱心情不错,两个孩子都很好哄,不到一会儿就砸吧着小嘴儿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江封昊把孩子放到何小乔身边,后者心满意足地看着并排躺在一起的小哥俩,脸上笑开花,心里更是骄傲得不得了。

        这就是她的孩子,她十月怀胎才生下来的孩子,多神奇。

        江封昊凑过去,也是兴致勃勃的盯着两个孩子看,又倏地侧过头去,在她脸上偷亲了一口,见何小乔瞪过去,便咧出一口白牙笑得像偷腥成功的猫一样,“娘子,你辛苦了。”

        “再辛苦也值得。”何小乔让他这突如起来的话给闹了个大红脸,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拿指腹在老大肉嘟嘟的脸上轻轻戳了戳,就见他不耐烦似地皱起两条淡淡的眉毛,粉嫩的小嘴微微撅了下,随后又安静下来。

        第一次升级当父母的夫妻俩看着他这副模样,自是感觉心都要化了。

        江封昊已经跃跃欲试地伸手开始去逗小的那个,可惜小的那个忒不给面子,任他怎么捏脸揉耳朵的骚扰就是不肯给个反应,小嘴微张依旧睡得就跟只小猪似的。

        何小乔见状不觉好笑,看着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低声道,“给他们取个名字吧。”

        从发现怀孕到现在,他们夫妻两都光顾着乐呵了,居然没人想到要先给孩子想个名字——不过仔细想想,现在应该也不算晚才对。

        作为一名能抱着自家娃儿毫不犹豫晕倒的不靠谱亲爹,江封昊闻言尴尬的挠挠头,“这个……为夫还没想好,要不娘子先来?”

        何小乔揽眉歪嘴想了好一会儿,同样也是一脸尴尬,“我一时也想不起来……要不先给他们取个小名?”

        这个当然没问题,江封昊立刻举双手赞成,“如此甚好!”

        “一人一个,我先来。”何小乔两眼放光兴致勃勃地看了看小哥俩,随后顺手指向老大,朗声道,“这个是叉烧包!”

        反正都是小包子,叫这名字多亲切呀。

        终于有小名的双胞胎老大怒蹬腿:“……”卧槽!

        在外间听到这话的采莲等人全都喷笑出声,木三婶扭曲着脸隔着劝道,“王妃,以后大少爷就是府里的世子,这……堂堂的世子叫叉烧包……似乎不太好吧?”

        你好歹给自己儿子的未来留点面子啊亲!见过坑爹坑娘的还真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

        “无妨,无妨,反正只是小名而已。”没想到江封昊却是哈哈一笑,也跟着伸手指向另一个儿子,眉飞色舞道,“既然哥哥叫叉烧包,那这个就叫豆沙包!”

        “……”同样有个狂帅霸酷屌小名的双胞胎弟弟继续睡得昏天暗地,似乎对被起名儿这回事相当看得开。

        在江封昊一锤定音之后,丧心病狂的夫妻俩就开始不分时间地点地对着两儿子各种叉烧包豆沙包的叫开了。于是不到半天时间,几乎全王府上下都知道了他们家新出生的两个小主子那特别到没朋友的乳名——不愧是吃货夫妇,给儿子起名都不忘馋上一把。

        两个小孩出生当天,宫里江牧风收到消息,就已经派人送来了贺礼,并表示等孩子摆满月酒的当天他会亲自到场。

        至于静和,她在征求了太后的同意之后,终于赶在孩子出生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出了宫,喜滋滋地往王府里看自家双胞胎堂弟来了。

        “十七婶儿,我来了!”隔得老远就扯高了嗓门呼喊着最佳战友,静和一身火红装束,潇洒利落地跃进院子里,满面带笑脚下生风。

        “见过公主!”采莲连忙迎上前去,矮身行了个礼之后又压低声音提醒道,“公主请小声一点,两位小少爷还在睡呢!”

        静和反应过来,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连忙竖起右手食指放在唇前,也跟着小小声道,“我知道了——我十七婶儿呢?也在睡吗?”

        “这倒没有。”采莲便摇了摇头,笑道,“小姐早上醒的比较晚,现在精神很不错,就在屋里看着两位小少爷呢。”

        两人正说着,就听见何小乔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是静和吗?快进来吧。”

        静和闻言双眼一亮,刚想应上一声,又突然想起两个孩子还在睡的话,连忙把声音压了回去。

        采莲忍着笑,朝她比了个请的手势,“公主请进吧,两位少爷应该已经醒了。”

        话音刚落,静和已经嗖一身窜了进去。

        见了坐在桌边的何小乔,立刻难掩激动地跑上去,“十七婶儿,我的小堂弟呢?”

        “那么长时间不见,你就念着你的小堂弟了。”何小乔放下手里的茶杯调侃一声,伸手往旁边那张特制的婴儿床指了指,“在那儿呢。你来得巧,他们两个才刚醒。”

        “我去看看。”丢下这么一句,静和人已经奔到了婴儿床旁边,手扒着木制栏杆,满眼放光地看着躺在里头挥舞着小手的小哥俩,克制不住地拿手指去碰他们粉粉嫩嫩的脸颊,一副仿佛发现新大陆的激动表情,“好软!”

        小哥俩性格分明,叉烧包非常讨厌人家捏他脸,静和手一伸过去他就立刻撇开头,皱着眉表情严肃跟小老头似的。倒是豆沙包自在得很,任摸任捏半点不反抗,而且还咧着嘴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

        “小孩都这样,可好捏了!”不靠谱亲妈如是说道,“你再摸摸他们的脚底板,还有更好玩的呢。”

        “真的?”静和立刻照做,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头去挠叉烧包的脚底板。

        下一秒,原本还皱着脸的叉烧包小朋友立刻变了脸,睁着圆溜溜跟黑葡萄似的双眼,恼怒地挥舞着小手猛蹬腿啊啊地抗议出声,神情愤慨生动无比。

        可惜他的‘花拳绣腿’对静和根本造不成任何实际性的伤害,反倒是娱乐了两个大人,何小乔看习惯了还好,静和简直手捧着他的小脚丫差点没冲动地亲上去。

        豆沙包歪着头看着哥哥,小嘴咧得开开的,嘴里咿咿呀呀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看模样像是在幸灾乐祸。

        于是静和便转而逗他去了,屋子里一时充满了欢声笑语和小婴儿软软糯糯的抗议。

        “十七婶儿,他们好好玩。”趁奶娘将小哥俩抱去解决生理问题,静和依旧兴奋不已,兴致勃勃地跟何小乔说起自己的见闻,“我以前也看过九堂姐家的孩子,可他是个爱哭鬼,天天都在哭,烦都烦死了。”

        还是十七叔家的小堂弟可爱,长得超好看不说,性格也惹人爱。一个总是乐呵呵地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跟着他笑,另外一个虽然表情严肃,但就算再恼怒也只是瘪了瘪嘴,明明都要哭了,却偏偏强忍着,装得跟小大人似的。

        当人爹妈就没有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儿子的,何小乔自然也是如此,“他们两个倒还好,一般只有在肚子饿和要上厕所方便的时候才哭两声,其他时候都很安静乖巧。”

        见奶娘将孩子送回来,何小乔便探手将还一脸不高兴的叉烧包接了过去,抱在臂弯里轻轻摇晃,一边低声哼着小曲哄他。

        大概是母子天性,向来对谁都很不耐烦的叉烧包到了何小乔怀里,虽然一开始也有些小挣扎,不过很快便安静下来,睁着乌溜溜的黑眼珠子不错眼地看着她,肉肉的小手往上揪住她捶在胸前的一缕头发,小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见他总算笑了,何小乔便拿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子,佯装发怒道,“知道笑了吧?小坏蛋,看你还装酷!”

        叉烧包似是听懂了,卷着小爪子扯了扯她的头发,咧着没牙的小嘴咯咯笑得更大声了。

        静和在旁边看着,满眼都是渴望,下意识伸出手去,“十七婶儿,给我抱抱可以吗?”

        “当然可以。”何小乔拿鼻子在叉烧包小朋友额头上点了点,伸手将他递到静和怀里,一边提醒道,“你像我这样,先用一只手先托住他的后背……”

        话还没说完,感觉到自己即将被转手的叉烧包立刻不高兴了,蹬着腿啊啊叫着,努力将脑袋往何小乔胸前靠,扭着脸拿小肉爪子拍掉静和伸过来的手,死活不肯到她怀里去。

        何小乔实在让他闹得没辙,只好又把他抱了回去,一边吩咐采莲上前,将豆沙包小朋友抱出来给静和练练手——从某方面来说,这个小儿子性格确实要比大儿子好很多,好哄又好带。

        也多亏了小哥俩够乖,向来都是吃饱睡睡饱了吃,甚少折腾人,所以她月子里才没受多少罪——当然,每天都要吃各种不加盐的油腻食品催奶这种痛苦就别提了。

        在采莲的帮助下,静和终于战战兢兢地抱起了自家软得跟棉花糖似的小堂弟,一边僵硬地拿手轻拍他的后背,一边笨拙地晃着胳膊企图让他喜欢上自己,“乖哦,乖哦。”

        可惜现下里豆沙包却对她兴致缺缺,见大哥抢先霸占住了自家娘亲,心里也在闹不高兴,在静和怀里扭来扭去,头向着何小乔的方向努力挥舞着小短手叫唤,“啊啊,啊啊啊!”

        大哥滚开,他也要娘亲抱,不要堂姐!

        鉴于他实在闹腾得厉害,静和也不敢再冒险抱着他,连忙把他放了回去。

        最终还是没能吸引亲娘的注意,豆沙包小朋友再也笑不出来了,内心忧郁憋着嘴眼看着就要山洪暴发。

        一双大手突然从旁边伸过来,粗鲁地提着他的衣襟将他拎出婴儿床,一转手抱在怀里晃了晃,来人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里满带着笑意,“豆沙包小子,想你爹我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