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黑月光带崽修仙后,六界皆跪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哈喽,你们礼貌吗?

第一百七十八章 哈喽,你们礼貌吗?

        下一刻,只见一种令人心寒的戾气,便是自其脸庞上涌出来。几乎是眨眼间,原本欺霜傲雪的姬流玉在此刻发生了变化,宛若一尊修罗杀神。

        “既然在你眼里,我是杀器,那你也就不用执着于输赢了。”

        “反正,结果都一样。”

        姬流玉说完,伸手一指,背后的巨剑轰然而出。剑锋所过之处,周遭的空间顿时扭曲起来,仿佛有着无形的大手将空间都是捏得即将破碎一般。

        当空间的扭曲顿时达到极致,兽神急忙伸展双翼,将自己包裹成一个茧,来抵御这一剑的攻击。

        磅礴的灵力在她上空爆炸开来,面对姬流玉这一剑的威力,她很清楚,自己抵挡不了多久。

        她身体中承载的那把剑,不可能有神,挡的下!

        果不其然,片刻后,她周身的光茧突然有裂缝浮现出来,最后咔嚓声响彻而起,那凝聚了姬流玉骇然攻击的一击,竟是在此刻轰然爆裂而开。

        当光茧破碎时,兽神眼中也终于是有着惊惧之色…

        她被猛地击倒在地,再次抬眸时,发现姬流玉若有所思的盯了眼自己的手掌。

        “实力又恢复了一些啊…”

        闻得此言,兽神心中一沉。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神情复杂,“看来,我根本就不该挑你作为挑战对象。”

        姬流玉太特殊了,特殊到无论是先天神祇还是后天神祇,这些身份对于她来说,都毫无意义。

        “你既承了那把剑,便是天生为杀戮而生。即使是神明,输在你的剑下,倒也不算什么。”兽神看的很开,语气带了几分不经意的挖苦,“原本我还在感叹你完美的天赐躯体,但现在看来,上天也并未太眷顾你啊。”

        “只要有这把剑在你的身体里一天,就没人能说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神不魔不妖不佛,你是一个…真正的不伦之类。”

        此话一出,姬流玉有些不耐,“你想死吗?”

        “我已经死了。”兽神见她目光冰冷,耸肩,“我还怕什么?灰飞烟灭吗?求之不得。”

        姬流玉美眸微眯,“你输了,也是时候该兑现自己的赌约了。”

        兽神,“我自是不会违背诺言。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的躯体葬在了红山深涧。鲜血染红了深涧里的一口天泉。那些红山里的精怪舔舐后,便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进化,但与此同时,也受到了我遗留执念的影响变的凶残无比。”

        “你到底想说什么?”

        兽神看向姬流玉,轻叹了一口气,“当初我陨落时,执念太重,可以说是带着报复的意味,也因此使得整座红山,乃至须弥境的生灵都不太好过。若你去了深涧,把另一道残念也毁了吧。红山,早该恢复成它本来的样子。”

        姬流玉有些意外,“另一道残念?你还有另一面?”

        兽神颔首,“一面为爱,一面为恨。致使须弥境生灵痛苦的,是恨的化身,就是你眼前的我。而另一面…你还是把她消灭吧,她的执念就连我都觉得恐怖,多留一天,日后必定后患无穷。”

        闻得此言,姬流玉一时有些摸不准,“也就是说,当年你死去,留下了两道残念,为什么?”

        “因为有人骗了我。”兽神眼神闪烁,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难堪的回往事,“我一直都不愿接受他已经永远离去的事实,因为不甘心,所以才会在不小心走火入魔,又不慎被人设计陨落…临死前,有人骗我将残念留至于此,就可以等到我想见的人。”

        “但是直到你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自欺欺人疯了多久…我被他们利用了。”说到最后,她的眼底泛起愠怒之色,“一群卑鄙无耻的东西!”

        姬流玉蹙眉,“你指的那些人,是谁?”

        “是…”她刚想要说出他们的名字,但脑海中猛地空白一片。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对那些人的记忆突然在急速消失?

        “你怎么了?”

        “我不记得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她的身形便逐渐开始变的透明。

        “罢了,事已至此,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你若想要我的兽骨,便只可取腿骨或臂骨,千万不要拿头骨,会死人。”

        落下这最后的叮嘱后,她便彻底消失。

        片刻后,姬流玉在君夜澜的怀抱中转醒。待她睁眼,君夜澜原本紧蹙的眉心微微舒展,“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姬流玉摇头,下意识的去摸了摸自己的佩剑,发现它依旧被封着时,终于松了口气。

        她这个小表情被君夜澜尽收眼底,他轻叹了一口气,“玉玉,你没有伤到我。”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毕竟…你现在这么虚弱。”

        君夜澜刚想反驳什么,最后还是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经道,“你说的特别对。”

        姬流玉,“虽然她的残念已经从我的身体里驱逐出去了,但深涧里还有件麻烦事要等我们去处理。话说回来,战天琦人呢?”

        君夜澜微笑,“重要吗?谁管他死哪儿去了。”

        姬流玉:……

        有一说一,他的命现在还是比较重要的。

        说时迟那时快,兽神的恨念消失后,战天琦顿感浑身轻松,很快就赶了回来。

        “都没事吗?”战天琦飞身而下,见到安然无恙的姬流玉后,松了口气,“看起来没事。”

        姬流玉也不浪费时间,“我们尽快下深涧,此地不宜久留。”

        战天琦刚想赞同她的想法,就见君夜澜倏然将姬流玉拦腰抱起,后者脸色微红,“我可以自己下去。”

        君夜澜,“不行。”

        “为什么?”

        “想抱你,需要理由吗?”

        姬流玉被这句反问噎住,默默低下了头。

        看着怀里略显羞涩的女孩,君夜澜眼中划过一丝淡淡的情绪。

        他该怎么说,见到昏迷中的女孩蹙眉时,他就想抱住她。

        战天琦见状,同样默默的偏过脸,他原本想切一声,再酸两句,不料再回头时君夜澜早就抱着姬流玉飞的连人影都找不到了。

        战天琦:……

        可恶,

        你们礼貌吗?!

        /132/132469/32104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