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回新婚夜,我成了冷王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第174章 丞相要太子毒杀沈凝

第174章 丞相要太子毒杀沈凝

        “恒澈,拿创伤药。”

        沈凝带着萧君赫回到东宫,紧张的喊着。

        恒澈吓得将毒药藏好,紧张的跑了出来。“姐……姐姐。”

        “拿伤药,你姐夫受伤了。”沈凝焦急的说着,声音自然。

        恒澈愣了一下,这一声姐夫说的很自然,并没有将恒澈当外人。

        可恒澈却楞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想起来拿药。“去把最好的伤药拿来。”

        萧君赫坐在榻上,看着沈凝哭红了的眼,有些心疼。“别怕,我没事,一点点皮肉伤。”

        沈凝吸了吸鼻子。“我没想到赵国皇帝会对你下手……”

        她真的吓坏了。

        扑到萧君赫怀里,沈凝用力抱紧萧君赫。

        方才皇帝下令杀萧君赫的那一瞬间,沈凝仿佛回到了前世自己死在刑牢中的那一刻。

        那时候,她双眼看不见,但也知道萧君赫一路杀进刑牢,只为了救她。

        他很聪明,可有时候也很傻。

        他明明可以先答应皇帝离开,随后再想办法救她,可他偏偏拼死抵抗也不肯松口。

        就像前世的他,明明可以先夺皇位,再来救她,却偏偏先来救她,白白丢了性命。

        “萧君赫,你这个傻子。”沈凝更咽的骂了一句。

        萧君赫笑了笑。“总之,不能让任何人从我身边把你抢走。”

        恒澈拿药站在门外,犹豫了很久才打算进门。

        “我们今夜就偷偷离开,离开赵国,恒元虽然没死,但在赵国也形不成威胁了,我不要什么公主身份了,我们回家。”沈凝更咽的说着,十分委屈。

        萧君赫揉了揉沈凝的脑袋。“好。”

        只要是沈凝想要的,他总会答应。

        “凝儿,赵国皇帝对你,是有愧疚的。”许久,萧君赫再次开口。“他是你父亲。”

        萧君赫也能理解,皇帝想要留下沈凝的心思。

        “他把我弄丢这么多年,还认错了女儿,我现在只想跟你回秦国,他却想要伤害你……”沈凝更咽的厉害。

        “他是为了留下你。”萧君赫给沈凝擦眼泪。

        “可我只想和你回去。”沈凝抱住萧君赫。

        “他毕竟是你父亲,如若今夜不走,明日我陪你入宫,再求求他如何?”萧君赫知道,沈凝如果就这么走了,一定会留下遗憾。

        那毕竟是她亲生父亲。

        “好……”沈凝点头。

        门外,恒澈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

        姐姐,一心想要离开赵国……

        是外公误会她了吧?

        可外公的话,他又不能不听。

        外公怕留下隐患,他该怎么做?

        “恒澈?药呢?”沈凝见恒澈还没回来,就出去看了一眼。

        恒澈就站在门外。

        “啊……药,药。”恒澈赶紧将药递给沈凝。

        沈凝看出恒澈心不在焉,给萧君赫上药以后,就让他躺下休息了。

        “恒澈,我们聊聊吧。”沈凝带恒澈去了凉亭。

        “姐……恭喜你,父皇……疼爱你比恒元更甚。”恒澈小声说着。

        “恒澈,我的出身我无法选择,可我以后的路,想要自己选择。”沈凝叹了口气,坐在恒澈面前。“就像你的路,虽然是所有人为你铺好的,你是太子,将来是皇帝,但这是你自己想要走的路吗?”

        恒澈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沈凝,他不想当皇帝,他只想活下去。

        可不当皇帝,他会死。

        为了活下去,他也要当皇帝。

        “姐姐不会和你争抢什么,无论如何,姐姐都要离开赵国,也是为了你。”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沈凝对恒澈还是有万般不舍。

        也许血缘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能让沈凝对这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弟弟有牵绊。

        恒澈红了眼眶。“你要走……”

        恒澈很矛盾,她既希望沈凝走,又不希望她走。

        “公主,太子,您喝茶。”见太子迟迟不肯动手,丞相府的眼线有些着急。

        那宫女独自下了毒,端着茶壶走进凉亭。

        恒澈看了那宫女一眼,更加紧张了。

        他知道这茶壶里一定下了毒。

        宫女给太子端茶,又给沈凝端茶。

        “我自然是要走的,萧君赫是我的爱人,我想与他在一起。”沈凝点头。

        并没有察觉宫女的异样,沈凝伸手端起茶杯想要喝茶。

        宫女紧张的看着,就等沈凝喝下那杯茶。

        “姐姐!”恒澈突然起身,将茶杯打翻。

        沈凝不解的看着恒澈。

        恒澈紧张的开口。“茶水太……太烫了。”

        沈凝坐直了身子,看着恒澈。

        恒澈红了眼眶,转身跑开。

        沈凝叹了口气。

        她是罗城子的徒弟,怎会察觉不到茶水中有毒。

        恒澈在试探她,她又何尝不是在试探恒澈。

        这赵国与秦国搭界,将来的皇帝直接决定了赵国与秦国的关系。

        沈凝对赵国的权势不感兴趣,但对将来的皇帝很感兴趣。

        恒澈若是不当皇帝,那便只有楚江王恒景。

        恒景若是当了皇帝,有生之年必定犯秦国边境,沈凝也希望恒澈能当皇帝。

        他是皇帝唯一的子嗣,更是心存善念有良知的人。

        可惜,恒澈还不够狠。

        沈凝也很担忧恒澈的未来。

        她无法时时刻刻守在恒澈身边,她走以后,恒澈要学会独自面对一切。

        第二日清晨。

        沈凝与萧君赫主动回了皇宫。

        “公主殿下!老奴正要去东宫请您,您便来了……”老太监叹了口气。“老奴跟在皇帝身边也有数十年了,皇帝昨夜一晚没有合眼,他一直在想您。”

        沈凝没有说话。

        “陛下啊,他是愧疚的。”太监再次开口。“您可知陛下为何轻信那妖道的话,宠溺恒元那冒牌公主,不惜吃那所谓得道成仙的金丹?”

        沈凝摇头。

        “陛下说,这些年,他很少在梦里梦到公主您的娘亲,在恒元身上更是找不到她的影子,唯有那金丹,能让他飘飘欲仙,在幻境中见到你母亲,那岂不就是仙境?”

        所以,皇帝宁愿被骗,即使知道金丹伤害身体,依旧每日成瘾的服用。

        不过就是想要多见见姜思雨罢了。

        沈凝沉默,垂眸许久没有开口。

        “公主啊,陛下这一生过得很苦,他没能保护好您,您莫要怪他。”

        沈凝点头。“我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只是……我回来的太迟了,在秦国已有牵挂,还希望公公多多劝劝父皇。”

        /131/131354/32104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