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在线阅读 - 第9789章 沉浸式干饭

第9789章 沉浸式干饭

        尽管杨华忠家的这顿晌午饭照例是丰盛的,红烧鱼,大块的五花肉,青椒炒肉,甚至还有咸香味儿的下酒神器和下饭神器猪舌条。

        然而,对于老季,周氏来说,都有些食不知味。

        但是,刘金钏却是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饭。

        全程都在埋头干饭,狼吞虎咽,脸炒猪舌条里面的蒜子和辣椒都扒拉到碗里了。

        而坐在她对面的刘氏,那更是直接干了三大碗饭。

        第四碗饭估计吃不下米饭,于是把锅里焦黄的锅巴铲起来,再端起装红烧肉的大钵,用筷子挡住里面的肉,将里最底下那些明晃晃亮晶晶的肉油倒到碗里,淋在焦黄的锅巴上。

        脆脆的锅巴被肉油这么一番浇灌,外软内脆,油汤里的肉沫子裹着每一块锅巴,刘氏用筷子夹断,然后一口咬下去,鲜美得她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沉浸得不行。

        康小子亲事再一次泡汤这件事,也被她彻底抛到了九霄云外。

        根据杨若晴的暗暗观察,这一顿晌午饭,估计就刘氏和刘金钏两个吃的最过瘾了。

        刘金钏估计是好久好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饭菜了,开了大荤腥,以至于今天她是相亲事件的女主角,相亲失败的挫败也都被美食淡化了。

        这俩女人,真像一家人啊,真该进一家门。

        咋就没有那个缘分呢?哎!

        吃饱喝足,杨华忠到底还是陪着老季,周氏去了道观那边玩,老杨头和小安同行。

        杨华明没去,因为这边已经不是自己未来的亲家亲戚了。

        现在老季他们的身份就简单了,只是小安那边的舅舅,是三房的客人,所以三哥和小安他们作陪就够了,杨华明完全可以回家去睡大头觉。

        至于刘金钏,周氏原本是想要带她一同去道观的,也让这丫头去玩玩,缓缓心情。

        因为等到回家了,到时候她叔婶那边八成又要找尽各种借口来这边闹,想尽办法把金钏要回去继续给他们一家子干活,像个老妈子一样伺候他们,还不给吃喝,睡柴房……

        可结果刘金钏并不想去道观玩,她抢过杨若晴手里的围裙给自己系上,坚持要留下帮忙刷锅洗碗。

        这可把孙氏给那个到了,赶紧拦住,边说边比划:“这可使不得啊,你是客人,是我家的莲儿的表姐的表妹,难得来我家做客,咋能要你去干那些活计啊……”

        不仅如此,孙氏一看到刘金钏,就想到了刘金钏那悲惨的经历,就忍不住的心疼这孩子。

        心疼,却又无能为力,不知该咋样才能将这孩子拉出苦海。

        若是强行干涉吧,也不好,毕竟这孩子的娘死了,爹不见了,她的叔叔婶婶便是家里的家长……

        封建礼教制度在孙氏这个原住民的心中铸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和枷锁,将她的思维牢牢困在其中。

        刘金钏牢牢拽着手里的围裙,死活不给孙氏,并且还腾出一只手比划着,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杨若晴在一旁帮着说:“娘,你就随金钏吧,先前我烧饭,也是她帮我塞柴火的。”

        “啊?”孙氏愣住了,也回想起来,先前刘金钏就已经进过灶房,已经干活了……

        “你这孩子,咋就不能歇一会儿呢?真是个劳碌命啊,哎!”孙氏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将围裙还给刘金钏,又疼惜的拍了拍对方的手。

        这手,哪里像一个十七八岁大姑娘的手啊,粗糙,起了老茧,一看就是个长天长日干重活的妇人的手啊,造孽!

        杨若晴带着刘金钏回了后院灶房,并不是要压榨刘金钏的劳动力,而是成全刘金钏,顺从刘金钏的想法,好让刘金钏这两天在这里住得踏实一点,至少不会觉得是专门白吃饭的。

        骆家。

        杨若晴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吃过了晌午饭都在睡觉。

        王翠莲和孙氏守在床边,俩人做着针线活,小声的说着话。

        杨若晴耳力好,走到屋门口就听到她们俩聊天的话题是关于康小子和刘金钏相亲的事,两个妇人那是此起彼伏的惋惜……

        也许是惋惜刘金钏苦命。

        也许是惋惜这两个年轻人没有缘分。

        也许是惋惜……或许她们自己都不太清楚,但惋惜就对了!

        见到杨若晴进屋,身后却没有其他人,孙氏有点讶异,小声问:“金钏呢?”

        杨若晴扭头朝身后示意了下,“搁在那边院子呢!”

        那就是继续留在杨华忠家了。

        孙氏更加诧异了:“那你爹他们从道观回来了没?”

        杨若晴摇头,“还没呢!”

        孙氏急了:“咋能留人家金钏一个人在屋里呢?得带过来一块儿玩啊,你这孩子……”

        杨若晴笑着说:“金钏可勤快了,我过来的时候,瞅见她在后院那几块菜园子地边转悠,估摸这架势是打算帮娘你给菜园子浇水呢!”

        话还没说完,孙氏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真相活,起身就准备往门口去。

        被杨若晴给拦住,“干嘛呀娘,是金钏自己想要找点活干,这样她在咱家待着就不拘谨了。”

        “再说了,又不是咱故意要她干活的,你就成全她吧,别管那么多了。”

        “我心里不舒坦啊,金钏这孩子太可怜了,到哪都要干活……”孙氏又说,眼眶微微泛红,看来今天听周氏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已经淌了不少眼泪了,看来这是还没哭够,这会子又想要哭了……

        眼泪咋就那么多!

        难道上辈子是东海里的一口泉眼吗?

        “娘你别想那么多了,让金钏自己做自己的事吧,横竖明天人家也要走了,累不死!”

        大不了到时候拿点衣裳吃食啥的给刘金钏,至于给钱财啥的,杨若晴不会。

        还是那句话,放下助人情节,尊重他人命运。

        帮助,也要适可而止,没必要像圣母一样趣味别人的一辈子买单。

        这世上苦命的人那么多,各种奇葩的遭遇,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经历不到的,难道就因为你有钱,家里有点势,就要去帮?

        你帮的过来吗?

        就算是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皇帝,他都没法去管他土地上的每一个臣民的命运,更何况其他人呢?

        /72/72541/32104938.html